(五)

到了傍晚,好不容易終於拍完。大夥都提議一起去吃晚飯,想是要熟絡熟絡一下,東萬看Junjin接下來也沒有日程,便打算叫Junjin也一起去,好和這些人打好關係。
才剛向Junjin提出,便被拒絕。
[為什麼不去?你也沒有日程要趕了。]東萬有點不滿的看著眼前這個麻煩的小祖宗。
[我要和哥聚舊。]有點不耐煩的簡單地解釋。
這時Minwoo走了過來,向不知所措的東萬說[我會和金導演他們說的了,不用擔心。]
聽到Minwoo也這樣說,東萬也不能說什麼,只好點了點頭 [麻煩你了。]
Junjin聽到東萬也允許後,便催促Minwoo快走。
Bin有點閃縮的走到Minwoo身旁[你走了,那我怎麼辦?]雖然是和Minwoo說著,但雙眼卻不斷的飄向Junjin。
[什麼怎麼辦?你想去聚餐便去吧,不然你便回家吧。]看到身旁的Junjin有點不耐,於是匆忙的和Bin道別[就這樣了。]揮揮手便要走。
Bin立時小步追上去,附在Minwoo耳邊說[幫我和英蘭拿簽名啊!]抬頭看到Junjin陰沉的模樣,伸伸舌,推Minwoo過去Junjin那裡說[好啦,快點走吧。]
Junjin皺眉,伸手過來攬著Minwoo的肩膊便大步走去停車場。

[打算去那裡吃?]
Junjin一臉期待的看著Minwoo細聲問[哥可以下廚嗎?]
[可以是可以,但你這個大明星去買菜?不怕做成大騷動?]Minwoo笑笑。
[不怕,不怕。我家樓下有個超級市場,那裡什麼也有,就是沒有fans。]
[好吧。]

[這是你家嗎?我看這倒比較像旅館。]Minwoo到處打量著Junjin這間只有少量家俬,異常簡陋的房子。
[回到家不過是為了睡覺而已,本來有一張床就已經足夠的。]
Junjin扁嘴看著Minwoo[哥,我餓了。]
[是是,那你先在沙發坐著看電視,不要打擾我!]說罷拿著袋子便走去廚房。
Junjin無聊的翻著台,聽著Minwoo在廚房的動靜,忍不住問[哥,你這三年到底去了那裡?]
沉默了一會,Minwoo才開聲[我去了美國,一年前才回來。]
[為什.......]
還沒說完,Minwoo便打斷他[待我弄好晚餐後再慢慢說,好嗎?]
輕輕地「嗯」了一聲,整間房子又陷入一片沉默,只有弄食物時一些的「滋滋」聲響。Junjin走到廚房門口,倚在門邊,靜靜地看著Minwoo忙碌的身影。
走過去,正想嘗一口湯,手便被Minwoo打掉。
[不准偷吃!]
Junjin「呵呵」的笑了笑,趁著Minwoo放鬆的時候,硬是喝了一口,然後偷笑著逃到飯廳去。
[樸忠載!]Minwoo在廚房大吆一聲。Junjin更是放肆地大笑起來。
Junjin看到桌上各款的菜式,大力的嗅了一下,感歎的說[哥真棒!手藝比以前進步了很多呢!]
Minwoo想到以前弄得黑糊糊的蛋,臉一紅,用勺子敲Junjin的頭 [這當然啦!我這叫熟能生巧。你快些吃多一點啦!我看你平時也是胡亂的吃飽便算,很久沒好好的吃過了吧?就算肚子餓了,又不懂得煮東西吃。]
其實不用Minwoo說,Junjin已在狼吞虎嚥,以狂風掃落葉的姿態清理著桌上的食物。但Junjin聽到Minwoo說他不懂煮食,便立刻反駁[誰說我不懂?!]
Minwoo斜眼由上至下的掃視著Junjin,想起以往他煮的比自己更不堪,連狗嗅到也不吃的「食物」,不禁輕笑道[就你這小子?]
Junjin邊嚼肉邊說[哥走了,我不就得學會自己煮食嘛。]
Minwoo聽著便沒言語了,心裡有點難過,但聽到Junjin接下的一句[我可是會泡面的!]又變為哭笑不得。

在桌上的食物換為數瓶燒酒後,Junjin黑黝黝的眼眸直望著Minwoo。
Minwoo稍為思量,便開聲道[忠載,你知道我爸媽一向都一日三小吵,三日一大吵的吧?他們在三年前終於決定了離婚。]
Junjin點點頭,和Minwoo從小一起長大的他自然知道Minwoo家裡的情況,心裡也不驚訝Minwoo父母的離異。
[他們讓我選擇要和誰一起繼續生活,但我誰也沒選。雖然早料到他們會這樣,但我實在是想離開一會兒,離開他們的身邊,直至我能平靜的面對他們。]
想到以往Minwoo只要父母吵起來,便獨至跑到河邊低聲哭泣的樣子,Junjin心中便難過起來,伸手抓緊Minwoo握拳的手。
Minwoo微微一笑,續道[那時,善皓]望了一眼Junjin[記得嗎?我的表弟。他正巧從美國放假回來,於是我便決定隨他到美國上大學。本來是想告訴你的,但卻怎樣也找不到你,於是便打算到了美國再打電話給你,怎知道你連電話也換了。]
[我那時正好被GOOD的老闆發掘,住進了宿舍,手提號也被要求換掉了。我也想和你說這件事的,但週末才可以出來。]
[那時我也已走了。]
[我也曾找過伯父伯母的,但他們已搬走了。]
Minwoo冷笑[他們不立刻搬到自己情人家中才怪!]
Junjin輕輕的叫[哥。]
Minwoo笑笑[沒事。來,這麼久沒見,陪哥喝喝酒吧!]
Junjin露齒笑笑[好!]兩人便邊喝酒邊東南西北的胡扯一番。
幾瓶燒酒下肚,Minwoo便開始有點迷糊;Junjin是海量,自然仍神色自若。
看了看時間,已經十一時許,Junjin便說[哥,今晚便在我這兒睡吧?]
Minwoo順口的應了聲,便打著呼睡死了。

mri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