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六)

[鈴鐺!]
Minwoo迷糊的揉了揉眼睛,忍著頭痛欲裂的感覺,瞇著眼四周打量。呆了一會兒,才想起自己是在Junjin的家裡。聽到浴室的水聲和再次響起的門鐘,Minwoo便打著呵欠去開門。
門外的東萬看到開門者是Minwoo明顯呆了呆,再看一看門牌,確定這是Junjin的住所後,才開聲道[這個.....李先生...你.....]
還沒說完,濕著頭,只在腰間掛了一條浴巾的Junjin出現在廳中[誰呀?]
Minwoo轉身讓東萬進來,看到Junjin這模樣,有點不滿[你小心感冒啊!]說著拿過Junjin手中的毛巾,替Junjin抹頭。
Junjin便順勢坐在沙發,方便Minwoo,又對站在一旁有點呆呆的東萬道[怎麼這麼早?不是下午才有通告嗎?]
要知他可是特地要求東萬把今天早上的通告推遲,讓自己和Minwoo能再多聚一會兒。
聽到Junjin有點不快的語氣,東萬才反應過來[呀~~是這樣的,但老闆突然說要你過去見一見他。]
Junjin皺著眉,沉默了一會,終道[唔,我知道了。]
[啊~~~~]
Junjin和東萬被Minwoo突然的一聲大叫嚇了一跳,忙著問[怎麼了?]
Minwoo看著整晚三十多個未接來電和短信,立刻想起自己竟然忘記了和Ric說不回家,他一定很著急吧?
匆匆的說一句[我回公司了。]便剩下愕然的Junjin和東萬飛奔的走了。
乘著計程車趕返公司的途中,Minwoo嘗試打電話給Eric,但電話卻十分適時地沒電,讓Minwoo氣得差點把它扔掉。

Bin看著氣喘喘的Minwoo,笑道[又還沒到上班的時候,你不用這麼著急吧?]又向Minwoo身後極力張望。
[咦?Eric呢?他每次都在你出現後便來到的啊~]
Minwoo猛的抓Bin的手[你說他還沒來到?]
Bin呆著,機械式的點點頭。
Minwoo低罵一聲,轉頭又走了。

趕回家後打開門,本應光線充足的客廳,卻因緊閉著的窗簾而顯得異常的黑暗。瞇眼適應著黑暗的Minwoo,低聲試探地喊[Ric?]沒人回應,在客廳中聲音顯得甚為空洞。
Minwoo小心的走進去,四處張望和低喚著。腳下突然踢中一物,低下頭來,不是Eric是誰。
[Ric,你怎麼靠在茶几旁,又不應我,嚇了我一跳!]用腳輕輕的踢他數下,但卻得不到回應。
忙蹲下來[你怎麼了?]捉著Eric的手,才覺他手心全是汗。
[我...我胃痛.....]有點顫抖和虛弱的聲音。
Minwoo瞥到茶几上電話旁的咖啡,惱怒道[你這笨蛋!是不是沒吃飯又猛喝咖啡?!你不胃痛就怪了!]
雖然口中是這樣說,但Minwoo還是立刻到房間找出胃藥,又拿了水給Eric混著吃了。看著Eric痛得有點扭曲的臉,心裡一陣的疼,輕聲道[你可以站起來嗎?到沙發那邊坐著吧。我去弄些熱牛奶給你。]
看到Eric成功的轉移到沙發上,Minwoo這才放心往廚房去。

喝過牛奶後,Eric的臉色開始轉紅,Minwoo忍不住又再念著[你這麼大個人也不知道要好好照顧自己。我就猜到你當我不在的話就有可能不吃晚飯,怎知你竟然還空著肚子給我喝三杯咖啡,又整夜不睡.......]
[我擔心你嘛..........]
[我以往都有試過去朋友家整夜沒回啦!又不是第一次。]
[你以往都有打電話告訴我的!但這次沒有啊!]
Minwoo呆著,回想起來,自己確實每次都有向他交代。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,兩人在要晚些回家和不回家的時候都向對方說一聲?
瞬間的沉默令氣氛變得尷尬起來。
[你...好些了沒?]
[嗯。]
[要不要再休息一會?]
[不用了,我們回公司吧。否則那些人鐵定又在偷懶。]說著便站起來往門口走去。
Minwoo直覺地感到Eric有點不快,感受著那有些迫人的壓力,渾身都變得有點不自在。
走進了升降機後,氣氛更是尷尬。
Minwoo看了眼沒有表情的Eric,輕聲的道[我昨天去了忠載家,他是我打小一塊兒玩的朋友。]
Eric仍保持著面無表情的[嗯]一聲。
倒是Minwoo有點奇怪[你不驚訝我認識Junjin嗎?]
[在我們和他簽合約那天早便知道了,他那眼神不是看初次見面的人吧?]
[那你既然都知道了,還在氣什麼?]
Eric眼神有點奇怪的看向Minwoo,卻並不答話。
[我....我這次不過是因為喝了些酒,才忘記打電話告訴你我不回家。我也是突然決定要在他家住的。]
看到Eric仍不回應,Minwoo氣鼓鼓的把臉別向另一邊,也不再解釋。
車上一陣沉默。
[噗嗤]Eric突然笑了起來。
雖然有點奇怪,但Minwoo仍是彆扭的不願去搭理他。
[Minu呀~~赫赫肚子餓了。]轉過頭來看著Minwoo,眼神楚楚可憐的。
[笨蛋!看著前面啦!你想要死,我不想啊!]
Eric卻不理Minwoo的勸喻,終究Minwoo還是敵不過他,舉手作投降狀[好,我知道了,你看好前面啦!]
Eric這才笑嘻嘻的望向前方,一個轉彎,駛離了往公司的路。
[呀!你做什麼?不是回公司嗎?]
[都說赫赫肚子餓了。]
[那在公司要外賣不就行了。]
[不要啊~~~~]
[唉...]認命似的放棄[那我打回公司告訴他們吧。]
[嗯。]
[喂,Bin呀?]
[噢,Minu?怎麼了?]
[我和Eric遲些才回公司,你們不要偷懶!]
[你幹嗎笑得如此詭異?]
[什麼?在家?不在啊,我們在車上。]
[你又笑什麼?]感到一陣冷風,Minwoo決定還是早些掉線。
[就...就這樣了,再見。]
鬆口氣般[呼]了聲,Eric有點好笑的看著Minwoo。
[怎麼了?和Bin說話有那麼辛苦嗎?]
[不知道,就是有奇怪的感覺。]不自覺又打了個冷顫,似乎還能聽到掉線前Bin和張英蘭二人邊說話邊偷笑的聲音。

Posted by mrising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