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來打算在1月1,2日的時間便寫完的,但因為正在考試,所以便推遲到現在………
不過,其實現在還是在考試……….
要星期五才考完啊!!
考完試後,就打算要開畫一幅RM了~~~
就這樣,廢話多了點……………


隨著整場歌謠大典的最高歡呼聲和主持的結語,神話緩緩的向後台走去。這次的演出長達十多分鐘,而且無中途休息,快歌一首接一首的,也難怪六名向來體力甚佳的人也止不住的喘氣。
在台上謝幕後,不少的歌手都開始涌回休息室,在經過貼有「神話專用」的休息室時不難聽到歡樂打鬧的聲音。
“YA!東萬,你剛才怎麼這麼慢才站起身,害我絆了一腳,要是跌倒了怎辦!豈不要讓人笑倒?”李玟雨氣呼呼的指著對面的金東萬。
金東萬尷尬的搔搔頭,正想笑著說幾句好話來哄哄這隻正上火的貓,怎料李玟雨卻被強仁招了過去熟絡,正好不用解釋。心情驟變,開朗笑笑,“今晚就我們六人慶祝吧?好不好?”待了片刻,仍是沒有一個人理睬他。
金東萬環顧一下四周,這邊廂的申彗星正在鏡前弄著他那些濕透的狐狸毛,那邊廂的三個小子正不亦樂乎的鬥玩著遊戲機,於是撇撇嘴,拿出自個兒的貼身小鏡照看一下,一時間都沉醉在自己的世界中。
匆匆忙忙走進來的李玟雨的經理人XX (現在的那個是誰?叫什麼?) 便是看到這麼一個畫面,看了看,打量了一會,最終還是決定向較為親切溫和的金東萬發問,“剛剛MBC打來問神話明晚會否出席,那,你們打算去嗎?”
“唔……不知道,你去問彗星吧。”不巧的,金東萬發現自己的頭髮似乎又掉了不少,正心煩著,沒有心情搭理他。
XX無可奈何的走向仍在弄著頭髮的申彗星,再重複一次問題。
“這些小事就別來問我吧。去找玟雨。”
“要找到他便不用來問你們了。”XX不禁怨念,然後認命的向角落的三個渾小子進發。
“噢,哥!”李善皓眼角瞥到XX,順口的招呼完又投入遊戲世界中。
XX心中卻那一個的感動啊!終於有人在他開口前看到他,抱著滿懷希望的詢問。
“去…”答案終於出現,正想多問一次,卻聽到朴忠載的下文“…你的,竟然輸了!再來一輪,就是不信會再輸給你們!”
“呵呵,哥,你連我和政赫哥都贏不了,怎樣和彗星哥鬥啊?”李善皓在連勝了數回後,忍不著意志風範。
XX在這時也再說不出話了,這時他才發覺,有時發脾氣的李玟雨,其實是最可愛的。正回想著他的好,那天使般的聲音卻出現了“哥?你在這幹什麼?”
“玟雨呀!”XX已經無法表達他的感動之情,趕緊問李玟雨最後的答案,他可是趕著要回覆別人的。
李玟雨沉思了一會,“不去。”
雖然覺得出席了KBS和SBS,而不去MBC實在不太好,但以現今神話的地位來看,出席與否那是看他們的心情,並不是為了考慮會否得罪別人,出席29和30日的表演想來也只是為了歌迷吧?這樣想了想後,XX便出去回覆了。
本來再各自做事的五人,在李玟雨給予回覆後,合拍的看了他一眼,便收回目光,繼續之前的工作。李玟雨看了看在角落坐著的文政赫,笑笑,“你們這幾個傢伙還在這幹嗎?慶功去了!”


酒吧。
結束了慶功宴,便是沒有外人的狂歡。
六人雖然在前不久因為演唱會而聚在一起,但大家的話題卻始終沒有說完的一天,氣氛仍像許久沒見的高昂。吧裡的嘈雜倒讓他們更加興奮,大聲笑,大聲鬧。
剛喝完一杯酒,李玟雨又在鼓噪,“明日一過便是新一年,乾杯!”舉起酒杯,便一干而盡。大家興之所致,不論什麼也慶祝一輪,酒一杯接一杯的灌進口中。酒過幾巡,神話中雖然每人酒量都不俗,但也開始有醉的感覺。當然,唯有朴忠載仍然雙目清明,神志清醒得厲害,像沒喝多少杯似的。
“嗨!你們都在啊?”聲音從旁邊傳來,抬頭一看,正是李成真,金鐘民等人。
還有點清醒的人,便打了招呼,正在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聊著,那邊醉了的李玟雨又開始發酒瘋,向對面的朴忠載撲去,眯笑著,“Jinnie,bobo。”就那小臉快要印下去時,一股力量便把他一把拉回去。
李玟雨不滿的扁著嘴看向旁邊的文政赫,“Eri,幹嘛?”
文政赫右手緊緊箍著李玟雨的腰,一臉理所當然的,“免得你亂發酒瘋。”
李成真等人看到,便佯作驚恐,“啊!那我們要先走開了,免得被人偷襲了。”
申彗星斜眼看著他們,“放心吧,他今天誰也親不了。”說著又瞥眼看看在文政赫懷中掙扎著的小貓。
李玟雨倒也聽到他的這句話,似是不服氣般,向右邊的申彗星偷襲。申彗星沒躲沒避,看好戲般笑著。果然,李玟雨的頭被狠狠打了一下,後面傳來聲音“就叫你別亂發瘋。”
李玟雨極其哀怨的瞪了文政赫一眼,也就比較柔順的坐下來。
那邊的李成真等人待不著又見沒好戲看了,便走了出去跳舞。
氣氛似有一點的下降,金東萬便發揮他的口才,“明天是07年最後一天,要不一起去玩?橫豎大家都沒日程要趕。”
“不了,我和老爸有約了。”以孝子著稱的朴忠載立時拒絕。
“我也要陪家人。”申彗星也搶在金東萬以那祈求的眼神看他前說。
李善皓奇怪的問,“哥不用陪你爸媽?最後一天,當然是陪家人的吧?”
金東萬可憐兮兮的,“我爸媽撇下我去了濟州島,說最後一天當然是陪愛人。”轉過頭來本想再問問李玟雨的,卻發現他已枕在文政赫的肩上睡著了。
“Eric,你明天不用陪家人吧?那麼……”
還沒說完,文政赫便狠心的打斷,“沒空陪你,你找你的地瓜陪你吧。”說著看了眼正熟睡的李玟雨,“回去吧。”
大家見時候也不早,又沒了李玟雨這個能弄活氣氛的人,也就起來歸去。
李成真攬著一女的,正好回來,看到他們站起來,有點驚訝的,“咦?你們走了?”望了一眼癱睡在椅上的李玟雨,“你們都喝了不少,那誰來帶他走?”
一行人扔他一個“你是白痴的眼神”給他,便一個接一個的走出酒吧。文政赫脫了外衣,蓋在李玟雨身上,便彎身把他抱起,也不看李成真一眼,揚長而去。


早上。
文政赫看看懷中仍在熟睡的李玟雨,便起了玩弄之意,伸出手指掐住他的鼻子。李玟雨的臉漸漸紅起來,不舒服的扭動著身。文政赫收了手,低聲寵溺道,“你這懶睡豬!”一臉的笑意。
看那微啟的雙脣,低頭輕輕印上,不帶情色的,虔誠的。
聽到微微的聲響,不捨地離開那片脣,抬頭看看發聲之處,卻是李玟雨的手機震動著。
輕輕的側過身,把李玟雨攬著自己的手小心拿開,那人卻一臉不滿的雙手凌空揮著,想要抓緊甚麼似的。文政赫忙拿過枕頭讓他攬著,他才靜靜的繼續睡。
拿起李玟雨的電話,看了床上那人一眼,走到客廳,打開那條信息。
“玟雨啊,你今天不用陪你爸媽吧?那陪我吧!”
文政赫心裡咒罵著,“好你個金東萬!想拐走我家玟峰!該死!”一邊想著,一邊回短信。
“不去!”
才剛回覆,便來了第二條信息,“為什麼呀?”。文政赫的不滿直線上升,“平時給短信你這傢伙,也不見你回覆得這麼快。”
“滑雪去!”狠狠的按下這幾個字,便決定不再回覆他。
“Eri?”迷糊的聲音在後面傳來,把正心虛的文政赫嚇了一跳,差點把李玟雨的手機跌在地上。佯作沒事般笑笑,對揉著眼睛的李玟雨道,“快去洗臉,然後食早點。”
“嗯。”仍未清醒的腦袋,自行接受命令。
趕快胡亂的弄了些早點,端出來放在餐桌上,李玟雨便已梳洗好,換了便裝出來。
“玟峰呀,我們今天去滑雪吧?好嗎?”
聞言抬頭看看,又低頭繼續吃東西,“為什麼要陪你?”
文政赫佻皮的眨眨眼,“你讓神話不用到MBC演出,不就是為了陪我過最後一天嗎?”
李玟雨臉有點紅,“少自大,你這渾球。我陪誰也不陪你。”
“好好,你不陪我。是我陪你。我陪你去滑雪,好嗎?”
待了片刻,才聽到“嗯”的一聲。
“那快點吃,然後立刻出發!”文政赫興高采烈的道。


滑雪場。
今天是07年最後一天,滑雪場中不難見到一對對情侶和一組組家庭,十分的熱鬧。
熱身了一會,李玟雨和文政赫便決定乘纜車到高些的地方。
兩人並肩坐著,李玟雨忍不著問“為何要來滑雪場?”
“沒什麼,就因為突然想來而已。”李玟雨搖搖頭,拿身邊那人沒法。
到了高處,人便少了很多。
“玟雨呀,為什麼拒絕到MBC演出?不和神話創造一起過最後一天?”
李玟雨紅著臉,心裡想著,“該死的文政赫!你不是知道原因嗎?”不滿的瞪著他。
文政赫“呵呵”的傻笑著,突然又認真的看著李玟雨,“我也不想到MBC演出…”李玟雨奇怪的看著他,想著他又要說什麼火星話,“原因就是東萬父母的想法。”拋下這麼一句話,便向下滑去,留下一臉疑惑的李玟雨。
AM7.05的聆聲悠揚傳出,李玟雨艱難的把電話拿出來接通。
“玟雨?你滑雪玩得開心嗎?”
“東萬?你知道我去滑雪嗎?”
“?明明是你短信給我說的。”
李玟雨回憶著今早的過程,想到是文政赫搞的鬼,心裡恨恨的咬牙。
“哦…是…是啊!我忘了。”
“你們這堆人,明知我被爸媽甩下,還不理我,沒良心啊!都是地瓜好,願意陪我。”
“東萬呀,你…爸媽為…為什麼撇下你?”心裡有點緊張的待著那答案。
“?他們去了濟州島嘛。昨晚不就說了嗎?”李玟雨有點氣悶的,但又不知怎樣問到答案,卻聽東萬發揮著他的長舌功力,喃喃地續道,“什麼最後一天一定要陪著愛人!連兒子也不管了…....”李玟雨聽到那一句便呆了,他接著說什麼也聽不到,輕笑著,“那個傻瓜!”
“傻瓜?呀!李玟雨你拋下我,還說我是傻瓜!你真是…”遺憾地,他的話仍然未能盡入李玟雨的耳朵,因為某人適時地驚天動地的叫了一聲“哎唷!”
李玟雨嚇了一跳,忙把電話掛了,向在中坡停下臉朝天大字形躺著的人滑去。
急步走過去,低頭看著,連聲問,“怎麼了?有沒有時,那裡受傷了?腰有沒有傷到?”邊說邊到處摸著。
文政赫其實也不是摔得很痛,只是見李玟雨這麼久還沒下來,特意叫得這麼大聲,橫豎這邊也不是很多人,不會嚇著其他人。看到他這麼緊張,心裡笑著,臉上卻苦起臉,“玟峰,Eri痛痛啊!”
“那裡痛?”
“這裡。”指著自己的嘴脣。
李玟雨這才知道他根本沒事,放心下來,但又有點不滿了。看著他躺在地上,指著嘴脣,本來是想一拳給他轟過去,卻鬼迷心竅的想起那句“最後一天要陪著愛人”,低頭便印上那雙令自己又愛又恨的脣。
文政赫顯然也想不到這結果,呆了一呆,便搶回主動權,伸手把上面的人拉下來轉身壓著,把手扣著他的後腦,加深著這個吻。地下的雪雖然冷,卻阻止不了兩人持續高升的體溫。
十年前的你說,“我最希望能和戀人在雪地中共渡每年的最後一天。”
今天的我說,“此後的每一天我都伴著你過,就像每年的最後一天。”



寫在最後:
這是我第二篇寫的王道文,卻是第一篇完結的。
不算是太長的文,也沒有什麼特別的過程。
只是單純的看到一些消息後,想把它們寫作一個故事。
沒有刻意去界定RM是怎樣的愛情,可能我心目中的RM,便是這樣簡簡單單的。
沒有華麗的文筆(其實是沒能力寫……),也沒有多少的激情(都是沒能力的錯……"")
總之,第一次完成一篇王道文,心情還真是挺奇妙的。
寫完後,就要去溫書了……………嗚………

mri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